对话张扣扣:回忆母亲被杀经过,逃亡2天只为看除夕烟花

时间:2018-02-26 08:07:50 作者:精致小号 阅读: 5325 点赞: 71 分享: 10

2月15日,农历大年三十,除夕,发生在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王坪村14组的三人被杀害案引发广泛关注。

据南郑区委宣传部官方微博@南郑宣传通报,当天,该村居民张扣扣持刀将邻居王自新(男,71岁) 及其长子王校军(47岁)当场杀死,王自新三子王正军(39岁)被刺伤后抢救无效死亡。2月17日,张扣扣投案自首。

张扣扣指认现场

此后,22年前的一份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揭开了尘封已久的往事。当年,死者王正军正是此案的被告人。于是,围绕张扣扣作案动机争议持续刷爆网络。

2月23日,张扣扣的辩护律师殷清利在看守所会见了张扣扣。封面新闻记者委托殷清利律师,对社会各界关注的问题,向张扣扣本人予以了提问。

南郑县看守所

张扣扣首次会见律师

据殷清利律师介绍,这是张扣扣落网后,首次与律师见面。见面时间从2月23日上午9点持续到下午两点。整整5个小时,张扣扣状态时好时坏,在谈及22年前妈妈“被去世”案件中的细节,他数度掩面大哭。“对于作案的关键事实,根据办案规范及有利张扣扣本人辩护的角度,不便披露。”

22年前的据判决书显示:1996年8月27日晚7时许,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路过被告人王正军家门前时给王的二哥王富军脸上吐唾沫,引起争吵后被告人王正军闻讯赶到现场,也同汪秀萍争吵并撕打。汪秀萍遂拿一节扁铁在被告人王正军的左额部及左脸部各打一下,王正军即捡一木棒朝汪秀萍头部猛击一棒,致汪倒地后于当晚10时许汪秀萍死亡。

法院认为,因王正军未满18周岁,且能坦白认罪,其父已代为支付死者丧葬费用,加之被害人汪秀萍对引发本案起因上有一定的过错行为,应当对被告人王正军从轻处罚。法院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判处王正军有期徒刑7年。

对话张扣扣

问:1996年发生的事,是否还有印象?

张扣扣:终身难忘,这个事情是不可能忘记的。

问:当时你才13岁,距今已过去22年,为什么“终身难忘”?

张扣扣:我当年确实只有13岁,但当时发生的事情对我刺激太大。我记得我妈被打倒后,我跪在地上,把她抱在怀里,我和姐姐都叫妈妈,后来我们拼命地叫,妈妈想说话又不能说,突然她想用劲时,她鼻子里、嘴里喷流出血来,我明显感觉到她喉咙处有血经过的声音,妈妈流着泪,就断气了。

问:你的记忆中,当年事情起因是什么?

张扣扣:当时是还有一周要开学了,准备上铁峪中学初一(后来是五班),那天下午,我和妈妈、姐姐去村边的西干渠去洗脚,爸爸在家里喂猪,母猪刚下了小猪。我妈先下来,我和姐姐隔着十几分钟的样子,当我俩回到王自新家附近路上时,我亲眼看到,我妈已经躺在地上,王家老二(王富军,外号团长)和老三(王正军)两人用膝盖压在我妈胸口上,我和姐姐一看都吓哭了,我俩马上回家找我爸,我爸正在喂猪。我说“爸,人家快把我妈打死了,你还在家喂猪,你赶紧出去看看。”我爸就出去了,拉开还对躺在地上妈妈进行殴打的老二、老三。我爸就对他俩说“算了,算了”。因为我们和王家原来关系很好,我和他俩都互相称对方的父亲叫“干爹”,我印象我们两家做过杀猪的买卖,后来我也不知道关系就不太好了。我爸接着拉我妈回到我家门口,王自新又出来了,大声地说“打呀!往死里打,打死老子顶着”,在场的人都能听到。老三一听这话,就又来火了,又从他们墙边柴堆里拿出一根木棒,打了我妈。对于老二,我记得老二是一开始动的手,后来又和老三一起打我妈。后来妈妈就晕倒了,躺在地上。我爸又把我妈抱到王自新家门口,躺在地上,意思是让他们看伤(当时没预料到伤的严重)。我妈清醒了,又爬回我家门口。我爸让我和姐姐搬凳子出来,后把妈妈扶在凳子上,一扶就倒,出现了两次。我爸一看比较严重,又找来稻草、被子,让我妈躺在我家门口,我爸让我俩赶快叫舅舅来。等舅舅来了,天已黑了,这时妈妈已经不行了。

问:行凶前,你曾给你父亲4万元,这是为什么?

张扣扣:腊月二十八,村电工因换电卡与爸爸产生了一点小纠纷,我和电工说听我的,别听我爸的,然后又劝我爸不要难为电工。因为这事,我爸还发牢骚,说我花了他的钱,又不结婚。我说两次修房子,我都把打工的钱拿出来了。后来我一赌气,取出4万元现金,在第二天,给了我爸。

问:据你父亲讲,案发当天,你曾提醒他关于煮鸡和第二天早上吃面的事,怎么突然就去做这件事了?

张扣扣:这是我姐姐回来过年拿的鸡,在腊月二十九下午,我爸问我“明天除夕,咱煮这只鸡够吗?”,我当时说“你煮不煮跟我没关系”。我当时心里想,可能我也没机会吃了,但没跟爸爸讲出来。当时爸爸没有发现我说话有没有问题。我和爸爸很少沟通,也很少谈心。我有我的主观能动性,我有自己的思考方式。

问:案发后,你隔了两天才自首,这两天你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

张扣扣:刚开始想直接自首的,但当天正好是大年三十,就想看看烟花,走小路绕了一圈,走到河滩上,把刀扔在镇上河水坑里,在新集镇河边草丛中睡了一晚上。这一晚我心里很平静,但没睡着。大年初一天刚亮,我走田间小道到大河坎江边上,一直走到下午1点,走了很远,腿都走痛了。中间我想回家看我爸一眼,走到邻居家隔墙听有人说话,感觉有很多人过来,我就翻墙跑了。后来我走坟地、河沟,又回到新集镇河滩上。初一晚上天太冷,我又到镇上邮储银行的自动取款机旁待着,这个地方离新集镇派出所很近。初二7点45分,我就去派出所自首了。

问:时至今年,你已经35岁。据媒体报道,说你“拒绝找媳妇”?

张扣扣:我妈妈死后,我经常会想起她死的时候的画面,放不下,然后还有一些世俗的因素,毕竟现在人比较现实,以我目前条件也给不了别人幸福,就这样一个人过吧!至于女朋友,处过一个,2004年去广东打工后,2005年开始认识江西的一个女孩,她比我大几岁,我当保安,她当普工,处了两年,她让我结婚,我说这辈子可能不会和女的结婚了。但我没把我妈妈的事告诉过她。2007年我们分手了。分手后,我们就不再联系了。

问:据你的邻居透露,你曾说过王家在躲你,是否有过这个事?他们有没有主动找过你和解?

张扣扣:这22年来,王家从未找人或直接向我们沟通过,没有说一句道歉话,也没有任何赔偿。可能原来他们没这个条件,但是他们现在过得很好。城里买了房,老大是南湖区管委会主任,老二也有正式单位,老三在西安有稳定收入。而且我感觉他们就是故意躲着我,也正是因为这个,才让我对他们的意见越积越大。另外,在这22年里,老三基本没有回来过,即使回来也是大年三十回来,转身就跑了。

问:你现在后悔吗?

张扣扣:后悔也已经没用了。

张扣扣杀人这是一场悲剧,不管是对张扣扣本人来说,还是对王正军一家来说,都是彻头彻底的悲剧。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制止类似悲剧再次发生,无论是从健全法制、防止冤案发生上,还是从普法宣传上,目的都是预防暴力犯罪毁了家庭。煽动暴力复仇情绪、鼓励简单地以暴制暴,不应该在我们的选择项之内。

精致小号热文推荐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